>> 中国书画艺苑网-诗词文汇-《家 乡》(一叶知秋)
  中国书画艺苑网是书画艺术家、诗人作家真诚的朋友;是网友和艺术爱好者欣赏、交流书画艺术品和诗文精品的可靠助手。热诚欢迎书画、诗词以及相关艺术门类的艺术家观赏评鉴!

 

诗词 书法 国画 艺术类 非经营性网站

网站首页 | 网站新闻 | 展赛信息 | 书画名家 | 诗人作家 | 作品展厅 | 诗词文汇 | 书画课堂 | 书画金桥 | 摄影作品 | 诗书画作者名录
·中国书画艺苑网
英文域名:zgshyy.cnsshyy.cn
工信部非经营性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
蒙ICP备13002947号

中国书画艺苑网
是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北方联络处赵忠民主编,内蒙古诗词书画艺术团体同仁协办的专业性、公益性的国际互联网站。
中国书画艺苑网的宗旨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艺术,为推进海内外书画 、诗词艺术的学习、研究、创作、交流和发展,提供网络信息服务
;坚持文明办网,使网站成为传播先进文化、服务人民大众、塑造美好心灵、弘扬社会正气的阵地,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做出贡献。 主要栏目有: 网站新闻、展赛信息、古今名家、作品展厅、 诗词文汇、书画课堂、摄影作品等。
中国书画艺苑网,不随波逐流,力求办出自己的特色:⑴ 注重上网作品质量,注重受众认知度,不追求数量,不以名家头衔取人; ⑵ 实行会员平等原则,拒绝过头的溢美之词和自加头衔;⑶ 不抄袭他人。刊载作品全部根据加盟书画家、诗人、作家本人提供的原作(或照片)编辑,确有必要转载作品时标明出处;⑷ 不直接从事书画作品交易,只为艺术品供需双方牵线搭桥。
中国书画艺苑网是书画艺术家、诗人作家真诚的朋友;是网友和艺术爱好者欣赏、交流书画艺术品和诗词文章精品的可靠助手。热诚欢迎书画、诗词以及相关艺术门类的艺术家观赏评鉴。
 
· 内蒙古诗词学会《内蒙古诗词》发专刊 沉痛悼念谭博文会长
· 隶书:挽联·悼谭公
· 鹧鸪天•悼谭公---赵忠民
· 七律:悼谭公---贾学义
· 谭博文诗词选登
· 段学愚长诗二首
· 赵道尔基诗词选登
· 贾学义诗词选登
 
·国学宝典 ·藏书阁站
·古典诗词 ·作诗填词
·成语大全 ·全唐诗库
·中国古籍 ·正史史库
·书法论集 ·书家百咏
·书画论坛 ·文心雕龙
·唐宋词格律 ·白香词谱
·中国画的起源 ·中国画的发展
·国画基本常识 ·世界名画鉴赏
 
《家 乡》(一叶知秋)
  
       家乡,这个字眼,很多时候听起来,相当亲切,尤其是在他乡漂泊的时候,夜晚,想起家乡,凝视着月亮的眼睛,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湿润。这眼泪,不知是为已不在人间的父母,还是为远在家乡的兄弟姐妹,或是为别的什么,好像都是,又好像都不是。如果在路上,偶尔遇到家乡口音的人,不管老的少的,总想搭话,哪怕不是一个村的,不是一个县的,不是一个市的,甚至都不是一个省的,只要是东北三省的,都觉得非常近面。说了几句话,人家离开了,自己像个傻子似的,还在后面望啊望啊的。这种意外遇到的所谓的老乡,像流去的水一样,永远不会有重逢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 在外面的时候,总是惦记着回自己的家乡,可回来了,又不觉得家乡有多可爱了,听常了家乡话,也不觉得乡音有多么吸引人了,更感觉不到家乡的亲了。也不知道是自己太偏见了,还是这世道这人真的变得太现实了,不管在街上,见到家乡人,躲过且过,不想打招呼。不是清高,也不是看不起谁,其实,谁都比自己强,就是心灰了,嘴懒了。

       人脆弱的时候,眼泪窝也浅,装不住一滴眼泪;坚强的时候,眼泪窝也会变得很深很深,甚至像冷血动物,再痛再苦,不用咬牙,也不会流一滴眼泪。

       回到家乡快一年了,一直呆在城里,但回真正养育自己的那个村庄才两三次,一次是回山上采蘑菇,一次是给父母上坟,再一次就是前不几天回山上看映山红,但都没有进村里去谁家坐坐。已经八九年没给父母上坟了,在外地,曾疯狂地想,有机会回到家乡,给父母上坟时,一定跪在父母坟头狠劲嚎啕一场,把自己这些年来的各种委屈和哀怨,向父母全道出来。可是,当自己真正跪在父母坟头时,胸膛里的那颗心,竟然平静的,像一潭死水,泛不起任何涟漪,尽管我努力悲伤,努力想哭,努力回忆父母在世的点点滴滴想以此来感动自己,但最终,一滴眼泪都没挤出来。

       去年七月份,我跟他说,我要上山采蘑菇,上自己家乡山上采蘑菇,他答应了我。他带我上山采蘑菇时,正是干旱,真正有名的蘑菇还没有出来,所以,没采到什么正儿八经玩意儿,风景倒是拍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 说是上山采蘑菇,其实,就是想出来玩。我从小就喜欢山,十八九岁的时候,经常带左邻右舍的孩子上山采花儿,挖野菜,爬山。山上的空气特别好,站在山顶,心像扇子,“哗啦”一下敞开,好大好大,好宽好宽,大到能拥抱天空,宽到能拥抱大地。放眼望,看到好远好远,看到天边,看到跌宕起伏纵横交错的大小山脉,由远而近的村庄,四通八达的公路,大大小小的田间小路和山路,能看到你平时看不到的风景。最重要的,站在山顶,向东北方向望去,我还可以清清楚楚看到自家祖坟。看到祖坟,感觉特别亲,像一个四合大院,爷爷奶奶,已故的亲人都住在那里,仿佛看到父母在那里过日子,过着不知什么样的日子,是否还过着生前的那种苦日子?想到这儿,心立刻难受起来,眼泪涌上眼眶:其实,那是多年来,一直埋在心底难以言说的痛!这种痛,是愧疚,是羞愧,是因自己无能,没能让父母生前过上好日子。所以总认为,自己没有颜面没有资格在父母坟前哭天抹泪,更不好意思开口喊那声“妈”!姐姐跪在父母坟前烧纸时总会说“妈,给你送钱来了”,可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,就闷头烧纸,然后磕头。

       无数次,以为自己没心没肺了,以为自己这根泪腺干枯了,揉碎了,再也淌不出人情冷暖了。还行,还活着,还喘人气儿。

       人啊,总是反复无常,想哭的时候,没有眼泪,不想哭的时候,眼泪却情不自禁。

       说实话,也许在外太久了,那生我养我的地方,比起那村里的人,我更恋那里的山和水。这么多年,我对山的爱,没有变,对水的情,没有变,尤其是对家乡的月亮情有独钟。在外漂泊的时候,走在夜路上,多半是月亮陪伴着我,呵护着我,自己才不会感到恐慌。记得上坟时,我跟外甥女特意从老房那条路走,就是想看下没人住的老房子,要塌了,外间的窗户不知让谁拔走了,院子里长满了草,有一人多高,站在大门外往屋里望,黑洞洞的,有些瘆得慌。

       村里,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,大都搬到了城里,感觉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。年长的,大都不在了;年轻的,像小青苗子,一茬茬的起来了,根本不认识;同学,女的本村只一两个,其他都嫁到外地了;跟男同学没有什么往来。但,尽管如此,这次跟他山上赏花,下山时,我还是坚持,要他陪我到村里兜一圈,不是特意想看谁,就是想看看。

       村里的路,跟过去没啥区别,车子前面跑,后面尘土飞扬。透过车窗,环望一下四周,还是老样子;偶尔看到路边几家院儿里,有小孩子在打闹,旁边,靠墙站着几个小媳妇,在闲聊。

       我们的车子,沿着村中主道,从村西一直跑到村东外,跑到我年轻时铲地曾经趟过无数遍的那条小河,在所谓的小桥上停下。

       河道改了,没早年宽了,河水也没从前那么深了,老远就能看见水底的沙子和石子。哦,此季节正是春播,路上只寥寥几个行人。偶尔从身边过去一两个人,也都不认识。呵呵,竟然看到一个小学同学!开着四轮车子,飞似的从东面过来,后面的灰尘像淘气的孩子在追逐着他和车子,他的脸被风吹得黑黑的,路过身边时还往车里看我一眼,我带着墨镜,没认出是我,就在我犹豫是否跟他打招呼时,他的四轮车“噌”一下闪过去了,我转回头看去,飞扬的尘土,像龙卷风一样跟在后面,笼罩着四轮车子,只听见马达声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   我的那个他是个爱车的人,车子里外总是保持很干净。他见河水很清,下桥,在河边洗抹布,潦草地擦了几下车子,我们又调转车头,急着往回赶路。

       西边的太阳,激情四射,吻在我们脸上,热烈而执着。
返回首页 | 诗书画作者名录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请您留言 | 网易博客 | 新浪博客
 
网站编审: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北方联络处   网站邮箱: sjsrsw@163.com    网络技术:聂俊
    备案/许可证号:
蒙ICP备1300294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