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> 中国书画艺苑网-诗词文汇-《妈,我想你》(一叶知秋)
  中国书画艺苑网是书画艺术家、诗人作家真诚的朋友;是网友和艺术爱好者欣赏、交流书画艺术品和诗文精品的可靠助手。热诚欢迎书画、诗词以及相关艺术门类的艺术家观赏评鉴!

 

诗词 书法 国画 艺术类 非经营性网站

网站首页 | 网站新闻 | 展赛信息 | 书画名家 | 诗人作家 | 作品展厅 | 诗词文汇 | 书画课堂 | 书画金桥 | 摄影作品 | 诗书画作者名录
·中国书画艺苑网
英文域名:zgshyy.cnsshyy.cn
工信部非经营性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
蒙ICP备13002947号

中国书画艺苑网
是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北方联络处赵忠民主编,内蒙古诗词书画艺术团体同仁协办的专业性、公益性的国际互联网站。
中国书画艺苑网的宗旨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艺术,为推进海内外书画 、诗词艺术的学习、研究、创作、交流和发展,提供网络信息服务
;坚持文明办网,使网站成为传播先进文化、服务人民大众、塑造美好心灵、弘扬社会正气的阵地,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做出贡献。 主要栏目有: 网站新闻、展赛信息、古今名家、作品展厅、 诗词文汇、书画课堂、摄影作品等。
中国书画艺苑网,不随波逐流,力求办出自己的特色:⑴ 注重上网作品质量,注重受众认知度,不追求数量,不以名家头衔取人; ⑵ 实行会员平等原则,拒绝过头的溢美之词和自加头衔;⑶ 不抄袭他人。刊载作品全部根据加盟书画家、诗人、作家本人提供的原作(或照片)编辑,确有必要转载作品时标明出处;⑷ 不直接从事书画作品交易,只为艺术品供需双方牵线搭桥。
中国书画艺苑网是书画艺术家、诗人作家真诚的朋友;是网友和艺术爱好者欣赏、交流书画艺术品和诗词文章精品的可靠助手。热诚欢迎书画、诗词以及相关艺术门类的艺术家观赏评鉴。
 
· 内蒙古诗词学会《内蒙古诗词》发专刊 沉痛悼念谭博文会长
· 隶书:挽联·悼谭公
· 鹧鸪天•悼谭公---赵忠民
· 七律:悼谭公---贾学义
· 谭博文诗词选登
· 段学愚长诗二首
· 赵道尔基诗词选登
· 贾学义诗词选登
 
·国学宝典 ·藏书阁站
·古典诗词 ·作诗填词
·成语大全 ·全唐诗库
·中国古籍 ·正史史库
·书法论集 ·书家百咏
·书画论坛 ·文心雕龙
·唐宋词格律 ·白香词谱
·中国画的起源 ·中国画的发展
·国画基本常识 ·世界名画鉴赏
 
《妈,我想你》(一叶知秋)


       昨晚又梦见妈了。醒来后,心情不好,整个身体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 到现在,我还记得妈去逝后,我第一次回家的情景:下了客车,走过长长的街道,当走到门口去开打门时那一刹,我的心酸了,我害怕进屋,不愿面对那空荡荡的屋子,还有那空荡荡的炕头。因为,那个炕头,妈已经睡了几十年了。
进了屋,尽管装做若无其事,尽管装做什么也没发生,当看见爹独自坐在炕上吧嗒吧嗒抽烟时,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下来。妈是九九年农历九月初九去世的,初七的那天早上八点种左右,我突然接到外甥女打来的电话,一边哭一边说姥姥摔倒了,已经不醒人事。

       我离娘家百十里路,当我赶到时,妈已经苏醒过来,正挂着点滴。妈看见我时惨淡一笑,没有了往常那种亲切。在我扶她上厕所时,妈对我说::“我可能得的不是什么好病,好好的,怎么冷丁摔倒了呢?”从妈眼神里,我看到了一种求生的本能和欲望。妈不愿死,我们做儿女的更不愿妈离开我们。我的眼泪掉下来了。我一边安慰妈,一边让哥找车上医院,可爹守在妈身边就是不让动,说这里离县城太远,天冷,路又坑坑洼洼,已经七十多岁的人了,体质又差,经不起折腾和颠簸,生怕把妈扔在半路上。村里的大夫谁也说不出个一二三,只知道,点滴点滴,抢救设备一样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 夜里,我和姐睡在妈两边,第二天早上,姐告诉我,夜里我蹬了被子,是妈给我盖上的。我们很开心,都以为妈不会有什么问题。可是到了下午三点多钟,妈就不行了,先是吐了一口血,淡的只有一点血色,接着俩膀儿抖了几下,就什么不知道了,紧闭的双眼,任大家怎么呼喊。

       妈软绵绵的躺在那儿,一句话也没跟我们说,什么也没说,像睡觉似的,就那么走了。

       哭声,立刻连成了一片,我却呆呆的站在一边,一滴眼泪也没有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当我回过神儿来,想到,从此,妈再也不会回到我们身边时,那一刻,我才知道,什么是生!什么是死!什么是命!什么才叫永恒!

       面对妈那瘦骨如柴的躯体,我的心,真的碎了。一肚子歉意和愧疚,甚至没脸再喊声妈。从我长大到现在,妈从来没沾我什么光。妈年轻时就撇下父母和亲人,跟随爹从辽宁到黑龙江,一头扎进那个山沟沟,一住就是四十年,再也没有走出来。姥姥去世的时候,妈没能回去,原因是我们都小,脱不开身儿,我看见妈偷偷掉眼泪;姥爷去世的时候,妈也没能回去,原因是我们都大了,哥哥都要成家了,哪都需要钱,所以,妈故意跟我们说她不想回去。其实,妈何尝不想回去呢?有好几次,我看见妈,一边在锅台前和面,一边掉眼泪,鼻涕流多老长。

       妈身边,除了我们兄妹几个,其余的亲属都在辽宁,也没有来得及告诉他们。妈躺在搭在外面的板床上,显得孤零零的。妈这一生,任劳任怨,与世无争,过的很苦,活的很累,从我记事起,妈从来就没开怀大笑过,即使临终的时候,竟也没能挣扎一下,软绵绵的,就那么的走了,像小草一样,无声无息的长大,无声无息的枯萎。妈和爹,吵了一辈子,也过了一辈子。平时,妈总跟我们说,等她死了,才不进老王家坟茔地呢!可是,活着时你还能挣扎和抵抗,但现在,只能听活的人摆布了。

       妈去世后,我以为我完了,整个人都崩溃了。回到自己家里,整天把自己圈在屋里,不愿见任何人,整天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,长拖拖的躺在炕上,呆呆的望着棚顶,就那么呆呆的,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不能从那种痛苦中走出来。其实,之所以悲痛,不仅仅是因为悲痛,更多得是因为内疚和遗憾。妈生我养我,这一辈子,我觉得,我欠妈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 妈爱我们,就像老抱子护着小鸡,不让我们受到任何伤害,我们为什么不能像妈爱我们那样去爱妈呢?!小的时候,妈盼我们快点长大,长大了又给了妈什么?最让我后悔的是,如果当时硬坚持把妈送到医院,妈或许现在还活着,这也是我最不愿对别人提起,而且一想起来心里就隐隐作痛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 没有了妈,就像突然失去了阳光,失去了温暖,突然觉得自己是一个孩子——一个双目失明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孩子,眼前一片昏暗,像到了世界末日,一切都变的毫无意义!同时也会突然感到,以往生活那么困难,之所以还活的那么有劲有奔头,都是因为有妈在,是妈那种无形的爱的力量在支撑着我们。

       以往每次回家,妈都说她有预感,总是早早等在门口,以后谁还会这样关心我疼我呢?妈是蓝天,妈是大地,妈是大海,妈是轮船,妈是挡风的帆!有妈才有家!才像家!有妈才有温暖,妈是世界上最最最伟大的人!世上只有妈叫你心动!肝动!肺动!

       妈,走了,真的走了,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从此,房前屋后,菜园里,果树底下,锅灶前,小河边等,再也看不到妈那忙碌的身影,再也穿不到妈亲手做的大襟棉袄了,从此,饭桌上多出一个空位子,少了一双筷子,少了一只饭碗,西墙上的那面镜子里,再也映不出妈那慈祥的面孔了。

       妈,被葬在西山坡上,太阳一出来,就会照在“身上',暖洋洋的,站在村中间的大路上,往西一瞅就能看见。我常想象着,甚至就像看见妈在那边过日子,看见妈敞着门儿在扫院子......在屋里烧火做饭......热气腾腾的......。

       都说“那边”跟我们这边一样,茄子豆角啥都有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   妈!我想你!当您被人们抬上灵柩上的那一刻,我多么盼望能出现奇迹!妈!今生便罢,如果真的有来世,我还做你的女儿!好好孝敬您!

       妈,您听见了吗?
 

返回首页 | 诗书画作者名录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请您留言 | 网易博客 | 新浪博客
 
网站编审:中国书画艺术家协会北方联络处   网站邮箱: sjsrsw@163.com    网络技术:聂俊
    备案/许可证号:
蒙ICP备13002947号